內容來自YAHOO新聞

新屋貸款成數>永和信貸房貸海外孤臣竟不歸

中國時報【☉白先勇】總統下令富國島部隊迎回台灣,泰北的國軍卻留駐原地,繼續反共游擊戰爭。隨著反攻復國的夢想破滅,這支泰北孤軍,也就漸漸被政府冷落,被人們遺忘。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敗退台灣,同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上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但此時國共內戰其實並沒有完全結束。西南廣西、雲南的邊境,國軍的殘餘部隊與共軍仍在做最後的殊死戰。國軍華中剿總部隊與林彪四野共軍從武漢一路交鋒廝殺,其中黃杰將軍帶領的第一兵團,撤退廣西邊境,與共軍最後一搏,一九四九年底流亡越南,官兵、軍眷,三萬餘人被越南法國政府軟禁在富國島,成為流落異域的一群孤臣孽子,直至一九五一年底,被困富國島的國軍官兵,集體絕食抗議,聯合國干涉才得運回台灣。但也有一千五百人,在地生根,成了華僑。廣西境內,華中部隊中的桂軍,潰散之後,一些廣西子弟,誓死不降,成群結隊逃到十萬大山中打游擊去了,聚合廣西的民團、游雜部隊,人數也增至三萬餘,成立「粵桂邊區反共救國軍」,下山突擊暴亂。中共派軍嚴加圍剿,至一九五二年,才全部肅清,最後一任總指揮為女英雄韋秀英,率領游擊隊,全體壯烈犧牲,韋秀英身後還進了台灣的忠烈祠。另外一支孤軍,由李彌將軍率領,從雲南入緬甸,最後抵達泰北。這支孤軍原屬李彌麾下第八軍二三七師,及二十六軍九三師,再加上雲南、廣西、貴州南部,省、縣、市、鄉鎮各級政府官員、家人眷屬、民眾百姓,逃難人員浩浩蕩蕩有二、三十萬人之眾。這批流亡泰北的孤臣孽子命運比那群困居越南富國島的部隊還要悽慘。台灣國府蔣中正總統下令富國島部隊迎回台灣,泰北的國軍卻留駐原地,繼續反共游擊戰爭。李彌所領的部隊及眷屬起初在緬甸北境,瘴癘之區、熱帶叢林中,過著無電無水的原始生活。後來,李彌返台後,李文煥、段希文二位軍長組織第三軍、第五軍「雲南人民反共組織志願軍」幫助泰國政府掃蕩泰共,才取得泰北居留權,但卻被侷限在金三角清萊、美斯樂等地,變成無國籍的一群難民。雖然後來,有部份得以遣返台灣,但還有七、八萬孤軍及後裔留在泰北,就此流落異域,過著次等公民的悲慘生涯。隨著反攻復國的夢想破滅,這支泰北孤軍,也就漸漸被政府冷落,被人們遺忘。柏楊的小說《異域》的主角鄧克保,便是滿懷悲憤的泰北孤軍,最後回到台灣,對政府的冷漠大失所望,又返轉妻小埋骨的泰北傷心地。朱延平把《異域》拍成電影,庹宗華飾鄧克保一角,有動人的演出。《異域》小說、電影,曾引起人們關注泰北孤軍,然而也只是曇花一現。一九九四年慈濟功德會正式大舉入泰北援助孤軍及其後裔,數年間造村四座,辦學校、醫院、接管養老院,讓那些孤苦無依的老兵,晚年有所養。姚白芳是慈濟資深信徒,她在慈濟支援泰北隊伍中擔任重要角色,這些年曾經深入泰北數十次。那些海外孤臣的老兵故事,深深打動了她,她的小說《滿江紅》便是寫這些孤臣孽子悲歡離合的命運。柏楊寫《異域》他本人並未親入泰北,只是聽來的故事。姚白芳寫譚紹筠的悲涼身世,卻似乎事有所本,有幾分真實性。小說的動人片段在敘述譚紹筠、譚紹竹,一對因戰亂失散六十年的手足,以及紹筠、杜若一對五十三年未能謀面的情侶,最後臨終在泰北見面。紹筠曾是一位愛國熱血青年,投筆從戎,參加青年軍抗日,最後變成泰北孤軍,而且在戰爭中失去一腿,淪落在泰北,成為一個自我放逐的傷殘老兵。譚紹筠的故事,反映了一個天翻地覆的時代悲劇。姚白芳巧妙地在小說中用明朝大書畫家文徵明的一卷《滿江紅》法帖,串連了幾個人物的一段綿綿悲情。文徵明這首詠史詞相當著名,詞中除為抗金大將岳飛冤死風波亭抱不平外,詞中直指高宗趙構才是殘害忠良的背後主謀。詞意辛辣,頗不留情。如果以文徵明的《滿江紅》以古喻今,像鄧克保、譚紹筠這些海外孤臣的悲慘下場,又是誰的錯誤造成的呢?一六四四年,清人入主中原,順治登基,大清帝國開始,但反清復明運動,在各地繼續展開,數十年間,從未斷過。當然也造成一大批孤臣孽子流亡海外,明遺民朱舜水,東渡日本,宣揚儒學,至死未歸,晚年寫下懷念故國詩篇:海外孤臣竟不歸老來東望淚頻揮據說泰北老兵當今只剩下寥寥數人,他們的下場,大概也只有埋骨異域,獨向孤月了。(本文係作者為姚白方的長篇小說《滿江紅》所寫的序文,爾雅出版)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代書貸款利息ahoo.com/海外孤臣竟不歸-220030610.html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yhvo1ku73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